當前位置>新聞動態
新聞中心
及時了解我們公司的新聞動態,體會環東的企業文化,一睹環東的企業風貌。
南陳北李
       今生有幸,能結識南陳北李的后代,一個是陳獨秀之孫陳長琦,一個是李大釗之孫李宏塔。他倆人年齡相仿,陳長琦出生于1947年,李宏塔出生于1949年,經歷也相似。都是在文革中下放或參軍,而且同樣都進入合肥工業大學學習。

       現又都在安徽省政協系統。李宏塔為全國政協委員、省政協副主席,陳長琦為省政協委員。李宏塔作為中共界別,而陳長琦也是中共黨員,則屬于科技界別。如果算起來,陳長琦和李宏塔,不僅是同學而且陳長琦還是李宏塔的“老師”。陳長琦1972年進入合肥工業大學,1975年畢業后留校當老師。李宏塔1973年進校,1976年畢業后又回到合肥化工廠任技術員。但在校三年時間,他們卻互不相識,一直沒有交往,直到2008年,李宏塔當選為安徽省政協副主席,他們經常在一起開會才認識,但他們之間除了工作上的聯系私下交往很少。
       李大釗的孫子李宏塔我與李宏塔認識于合肥化工廠,他1969年從部隊退伍進廠,我1970年從農村招工進廠。我在1605車間,他在我對面的氯化車間,氯化車間是全廠最毒也是最險最累的車間,氯氣外泄是常常發生,而且偶爾還會發生爆炸。那時廠里有好幾個高干子女,文革時,工廠也學習部隊建制,廠領導是6408部隊的一個營級干部,李宏塔的車間叫一連,工藝就是把氯氣和苯混合,生產六六六粉,因是一個劇毒車間,享受的是一級營養補貼費每月8元,當時學徒每月工資是18元。每天吃中飯時,廠食堂工人騎著三輪車送飯到車間,我們都在一起打飯,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       當時的李宏塔,是一名普通的操作工,高高的個子瘦瘦的身材,戴著一幅大眼鏡,常??吹剿┲廴九K的工作服,推著裝有化工原料的小板車。后來聽說這個高個子就是省委書記李葆華的兒子,李大釗的孫子,立即肅然起敬。因李葆華當時都被安徽人民稱為李青天,李大釗又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,其后代竟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工作,不禁令人感嘆不已。當時對他影響較深的還有一件事,廠里有位女工看上了她,聽說他母親不太同意,認為門不當戶不對。李葆華卻尊重兒子的意見,同意他們交往,后來他們終成連理,至今恩恩愛愛,白頭偕老。這一點有點像其祖父李大釗,李大釗妻子是長他幾歲的家庭婦女,沒有文化,留學歸來的李大釗,身為大學教授,社會名流,有人勸其將糟粕之妻下堂 ,他斷然不肯,始終相親相愛。李宏塔說,聽我母親講過我爺爺和我奶奶的事情,爺爺先是(北京大學)圖書館主任,后來是教授,他的生活水平應該是比我們現在講的小康之家略微富裕一些。但是我奶奶是一個很善良的中國婦女,家里面的事她都理解我爺爺的行為。我爺爺為人作風是很好的,社會反映都是公認的。當時我爺爺把錢資助貧窮的進步學生,資助黨的事業,實際上是幫助了中國革命。所以蔡(元培)校長和會計打招呼說要給我奶奶留下一部分生活費。老一代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。我爺爺和我奶奶感情很好,這是中華民族的美德在他身上具體的體現,使他的人格魅力更加完美的表現出來。后來李宏塔從廠里調到市里,先做團的工作,后又調到省里干民政工作,直到擔任省政協的領導。接觸少多了,但關于他的傳聞還是較多的,聽說最多的是他當官不像官,或是一個另類官員。比如他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是地廳級干部了,1981年就是合肥市委常委,廳級干部干了27年,卻幾十年如一日地騎自行車上下班,官升了多少級,但住房一直未變大,他身上共產黨員艱苦樸素的老傳統一直未丟。
       1984年搬進了55平方米的西曬的房子,一住16年。1987年,組織上問他想到哪個部門,他選擇了民政廳,他說“我就想去個干實事的部門”。李宏塔說,我說騎自行車上班鍛煉身體這很正常,但可能在一段時期內,官本位很嚴重,騎自行車上班這種正?,F象,也被有些人看作不正常了。毛主席等老一輩物質生活都不講究,連總理都擠公共汽車,我們國家主席坐民航和普通火車,這是傳統,這都是正常的。家族榮譽帶來的不是光環而是責任, 我們家要求很嚴格,我因為在安徽,到北京出差,父母就問我來干什么,要我抓緊時間,不要耽誤工作。每次回到家里見到父母就要匯報工作,父母問工作做得怎么樣,如果不匯報工作老人還不高興2008年,李宏塔當選為安徽省政協副主席后,就建議黃山風景作為人民幣上圖案,李宏塔說,“黃山作為世界名山、中國驕傲,理當被印在人民幣上。”在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上,他在提案上寫道,人民幣是“中國名片”,其背面的風景在擔負商品交換媒介職能的同時,也傳遞著濃縮自然、歷史、文化為一體的中國精神。截至目前,頤和園、寶塔山、泰山、珠穆朗瑪峰、桂林山水、布達拉宮等風景都已經被印到人民幣的背面。遺憾的是,人民幣上至今還沒有關于黃山風景的圖案。“黃山不僅是中國的,更是世界的。因此,黃山風景應成為‘國家名片’人民幣的背面圖案。”
       陳獨秀的孫子陳長琦,陳長琦系陳獨秀第三子陳松年之子,陳獨秀長子陳延年、次子陳喬年均為革命烈士,陳長琦1975年在合肥工業大學畢業后留校至今,是工學碩士,教授,長期從事真空工程與薄膜制備及性能、低溫工程技術、環保裝備工 程技術研究等方面的工作。
       合肥工業大學真空科學與工程學科帶頭人,中國真空學會常務理事,安徽省低溫工程學會理事,《真空科學與技術學報》、《真空》、《合肥工業大學學報(自然科學版)》編委。曾主持或參加了國家、省部級項目8項(國家攻關1項),項目有:安徽省教育廳自然科學研究基金資助項目“熱致變色二氧化釩薄膜實用化關鍵技術研究”;安徽省 攻關項目 “全膜電力電容器真空浸漬處理最佳工藝參數研究”獲國家重大裝備科技進步一等獎。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。新近幾年在功能薄膜、納米材料以及二氧化釩薄膜的制備、成分、結構、性能等方面以及在低溫工程應用技術,功率超聲應用技術方面開展了工程基礎性研究并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,其中被SCI、EI收錄8篇。認識陳長琦,是經合工大的一位同仁的介紹,尚未見面,介紹人就說,陳長琦與陳獨秀很像,不僅形像,而且神似,其秉性與祖父如出一轍,只要是自以為對的,就會一直堅持下去。而且為人極為低調,謝絕一切新聞媒體采訪。一見面,他就聲明,只作朋友之間的談話,不準作新聞報道,我趁其不備,偷拍了一張照片,他竟然馬上翻臉。前不久,海南日報的一位記者曾以老鄉的身份約他談話,后來報道出來,他看到非常生氣。黨和國家的三代領導人,對陳獨秀都有過評價,在紀念張聞天誕辰100周年大會上,胡錦濤也說了,陳獨秀雖犯了“右傾錯誤”,他沒有投降。國民黨政府曾多次拉攏陳獨秀,并許諾他干一個部長,他都沒去,出獄后,只做學問,寫了《小學》一書,并從出版社預支了一萬元稿費,當局要修改,他寧可退回稿費不出書,也不讓改動一字。
       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鄧小平就曾批示,要重修陳獨秀墓,后來曾慶紅、李鐵映等中央領導也都作過批示,多年前,安徽修合九鐵路,要把陳獨秀墓扒掉,引起許多人反對,后來合九鐵路改道。對陳獨秀故居,多年來一直被其他單位占用。在安徽 “兩會”上,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多次提議,要擴建陳獨秀墓,興建陳獨秀故居,并把這兩項應作為國家重點文物來保護。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說,連清朝的李鴻章,合肥也修了他的故居,安慶的趙樸初,是佛教協會的會長 ,故居修的也很好,還是全國文保單位。
       在安慶市名氣遠遠大于陳獨秀故居,而作為共產黨的創始人,故居卻一直無人重視,長期被其他單位占據,真令人不可思議。據安慶一中老師介紹,陳獨秀的兒子陳延年、陳喬年和孫子陳長琦都在我校就讀過,陳長琦是我校66屆高中畢業生,文革時下放。
       2006年5月4日, 陳長琦與陳長玙、陳長璞等到獨秀先生墓及陳延年和陳喬年紀念像前祭拜,并回母校安慶一中參觀,感懷往事,紀念故人。漫步昔日校園,他們不禁感慨萬千:昨日硝煙已散,革命精神不滅,今朝書聲依舊,文化情懷永存。母校乃精神之園,文化之源,他祝愿母校在下個百年再創輝煌。陳獨秀后人,無一例外學的都是理工科,與先祖陳獨秀的人文社科學業和選擇的道路相距甚遠,在和海南日報的一位記者談及這一發現時,陳教授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:在那個多事之秋,我們不學理工科能有什么出路?其實,我們的選擇也是那一代人的選擇。
       時過境遷,我們下一代很難理解南陳北李他們之間生死之交的感情,陳李兩家后代雖然交往不多,但言語中仍可聽出之間的深厚情感,兩人 的心始終是相通的。今年已經是中國共產黨建黨97周年了,老一輩革命家成立新中國的愿望早以實現,改革開放國逢盛世,南陳北李當年未曾想到,他們的孫子在今天,又成為“同事”,在安徽的大舞臺,為國家和人民做貢獻,實乃幸事。

分享人:營宗南

 

玩丰满女领导对白露脸视频,免费人成黄页在线观看国产,亚洲欧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,国产偷窥女洗浴在线观看亚洲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